星声星语

怀化一对孪生兄弟患怪病 谁能救救可怜的孩子?

发布日期:2022-05-10 09:24   来源:未知   

  红网4月2日讯(记者刘怡斌)湖南省怀化市一对孪生兄弟,曾文、曾武,天真、活泼、灿烂、可爱,谁知,出生70天后就疾病缠身,为此,父母及其家人四处求医问诊,父母用完仅有的两、三万元积蓄后更是债台高筑,欠下了7、8万元的债务。使本已贫穷的家庭更支离破碎,现在家徒四壁,只剩下一座干孔百疮的木结构房屋,更可怜地是,小孩已近4岁,可到如今仍时不时会发病,仍旧不能言语……

  曾文、曾武,2000年10月18日出生于怀化井坪村,现已近4岁,他们都很可爱,可有谁知道,他们患病已近4年。

  近日,记者专程赶往怀化鹤城区井坪村看到了曾文、曾武兄弟,当时,他俩坐在湘西特有的木床上,虽长有清秀的脸蛋,大大的眼睛,但他们神情滞呆,表情麻木,对外界好像毫无知觉。他们时不时用手无意识地拍着床沿,时不时用嘴咬着手指,在现场,记者看到大哥曾文的右手还扎着纱布。据其外婆丁大妹介绍:小孩的手已被咬破。

  现在,小孩仍患着刚出生时的疾病:时不时就全身抽搐,发病前常伴有哭泣、咳嗽,一发病时肚子很滚烫而头上一般没烧,抽搐时全身发抖,眼睛发呆,嘴唇发乌,脸色铁青,身子僵硬,没有呼吸,其情形让人十分可怕。在现场,记者观察到小孩的双腿可能由于抽搐的原因显得特别细小,走起路来东倒西歪,更甚者,他们不能讲话,可他们的声带却是正常的。

  曾文、曾武的父亲曾凡林,盈口乡井坪村人,1972年出生,母亲夏小燕,黄金坳乡玉家湾人,1978年出生,两人于1998年5月结婚。据双方父母反映:他们是自由恋爱且毫无血源关系。他们婚后的小日子刚开始过得很滋润,1999年曾凡林花了3.8万元买了一辆小型货的车跑运输,每天都有上百元的纯利,小两口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2000年10月,在鹤城区卫生院、夏小燕通过剖腹产生下了曾文、曾武两兄弟,夫妻俩心时甭提多高兴。

  “人逢喜事精神爽”,孩子刚出生时,母亲夏小燕悉心照顾,每天都喜笑颜开,父亲曾凡林则是看到眼里乐在心里,家人则是天天厮守小孩身边,享受天伦之乐。谁知,“人有旦夕祸福”,2000年10月,小孩出生的第70天,灾难降临了:这天,曾文先是哭个不停,夏妈妈正措手无策时,更吓人的场面出现了:小孩全身抽搐,眼睛发呆,嘴唇发紫,继而身子僵硬,嘴上没有呼吸。

  当时,夏妈妈心急如焚三步并作两步抱着曾文来到怀化市三医院住院观察,不想,随后曾武又出现同样情况,原想两兄弟只是小毛病,不想这两个孩子病情不时复发,于是曾凡林、夏小燕三天两天跑医院,他俩的同时患病让小两口担忧了,每天夜里,望着尚在襁褓之中的孩子,母亲整夜暗自流泪,神情恍惚,父亲则天天无惊打彩,疲于奔命。这样,半个月不到,小孩的治疗费已近万元。

  小孩的病紧紧揪住了大人的心。曾、夏两家都在想方设法拯救小孩,他们四处求医,到处求诊,几年跑遍了怀化大大小小的医院与诊所,如怀化铁路医院,怀化三医院,怀化地区医院(现为怀化市医院)。

  在治疗中,小弟曾武于2001年5月份出现肾脏散气差点丧命,为此,2001年下半年,曾武在怀化市地区医院(现市人民医院)作了散气手术,发费了4000多元手术费。

  2002年5月父母带曾文、曾武来到长沙湘雅医院治疗,可是,在花费了近万元医药费后仍无效果,于是,心灰意冷的父母不得不又将他们带回家里。

  在其家人向记者提供的病历上,记者看到:小孩一般是伴有咳嗽,抽搐,呼吸急促,有时发热,有时多汗,隔三差五就发作,少到一肉天,多则不超过半个月,更甚者,小孩每发作一次,身子就会受影响。到现今,小孩智力低下,神情滞呆,不能言语。

  曾在3年前为曾文、曾武兄弟治疗的怀化市铁路医院主持医生聂景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小孩3年前来治疗时,每次来时都全身抽搐,我们为他们作了CT,初步诊断为退化性外部性脑积水,当时,我们按脑积水治疗,他们不抽了,可过不了几天,他们又抽了,有时是一天,有时是几天,对于这种病情,聂医生表示很少见,又不是癫痫,他们很难诊断。对这种病,他认为抽搐对智力、身体发肓都有影响,时间长的话,会出现偏瘫,同时抽搐缺氧会造成脑部受损,智力发肓受阻而使智力低下。这种病越早治愈越好,可是,此时的曾家却只能眼巴巴看着小孩受苦而干着急,他们为小孩已变卖了家里的一切,包括赖以维生的小货的。

  在采访中,当记者问到曾家情况时,曾文、曾武的爷爷曾庆洪泣不成声。曾庆洪出生于1950年7月,1979年在怀化一乡镇企业上班,1982年因工伤而被辞退在家可未得到任何补偿。现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种有4亩多的一级中稻。一年有三、四千斤的稻谷收入,爱人潘长玉在家务农,家里没有饲养家禽家畜。曾庆洪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曾凡林,而小孩患有如此怪病,二儿子曾凡春,原来在邮局作临时工,不想2000年检查出患有肝炎,而被辞退在家,三儿子如今已快而立之年却仍然一人在外打工,家里除了一座破房子什么也没有。

  据该村副村主任曾庆良表示:原来曾庆洪在家搞修补,家里开了一个南货店,儿子在外上班,跑生意,日子过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想不到经过这几年折磨,他们明显老了,家也成了全村最穷的家,不但花光了积蓄而且还负债7、8万元。据孩子的外婆丁大妹介绍,她家地处怀化山区,家里以种田为生,家里本就贫困,家里有四个女儿、一个儿子,虽说儿女已长大,但她现在为儿女带着四个小孩,家里开支特别大。“这样的日子还要熬多久”?丁大妹痛苦地对记者说,“我不知道”。

  如今,曾凡林夫妻处于尴尬的两难境地:一方面,可怜的小孩一出生就遭受如此命运亟需治疗,另一方面,却是家徒四壁,入不敷出的穷困现状。小孩到底能否早日康复,家庭能否幸福?面对现实,他们一筹莫展。谁能拯救小孩,谁能拯救家庭,他们无能为力。此时的他们需要的是信心、是援助、是关爱。